月出鸦藏

溜了溜了明年六月再说

【周喻】倾听者

◎摸一个有病的鱼
◎欧欧西,欧欧西,欧欧西
◎脑洞来自于和基友的聊天记录(。

1

周泽楷戳开佣兵和猎人们专用的接任务app刷动态,准备找个高级任务来挣他下半个月的饭钱。

天气刚热起来的时候,周泽楷就不乐意出动了,随便接了几个任务,挣到能养活自己度过夏天的佣金就收了手。他早上去佣兵专用的训练场保持身体素质,然后窝在空调房度过一天里最热的时候,晚上再出门溜达几圈,偶尔被江波涛杜明他们拽出去约个饭,宅得无比惬意。

入秋天气转凉,周泽楷重新充满了接任务的活力,最重要的是他快没生活费用了。

app里刷了几圈都没看到大鱼,周泽楷去私敲君莫笑,言简意赅三个字,没任务。

那头的叶修发了个叼着烟的得意表情,丢出一排A往上走的任务链接,然后又发一条消息,老样子,百分之七的中介费。

黑心兴欣中介。周泽楷腹诽着发了个嗯,挨个筛选信息,一眼瞅中术士发布的寻龙任务,果断接下填写信息等待雇主通过。

感谢生活,感谢互联网。

炼金术士的id叫索克萨尔,头像是一条胖胖的鱼。

周泽楷把这些信息综合了一下,得出结论,是一条胖头鱼。

2

过了一天,app上的胖头鱼索克萨尔还没回复。周泽楷不急,骑着他的摩托出门突突突突在郊区飙车。

天上时不时掠过巨大的黑影,让周泽楷差点以为是龙出没,仔细一看是几个召唤师飞来飞去地训鸟。

周泽楷伏低身体拧车把加速,他心情特别好,好得能刷阴○师一整天,刷不到好御魂也无所谓,挤不上黑车也无所谓。

胖头鱼雇主联系他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只不过时间早晚。周泽楷从小就喜欢术士这个职业,稀少又神秘,还会炼金术,大隐隐于市。

术士是化腐朽为神奇的人,他们把死去的金属与稀奇古怪的材料以神秘方式混合制作,呈现出新的物质来。

周泽楷自个儿当不了炼金术士,他面对一堆材料,耳朵里只能听见材料们七嘴八舌的说话声,这个说我来自天空,那个说我来自龙身上。

把它们拆分的时候,它们会集体尖叫起来,去学炼金的小周泽楷只能放弃。

现在,他就要见到活的术士了。

周泽楷琢磨着打开手机定位找个补给点买几个大师球。
适逢风起,突突突突加速的周泽楷被自己的围巾糊了一脸。

3

世间万物都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的。

周泽楷还没停稳车,手机就催命般吵吵嚷嚷。

叶修在电话里问:“小周啊,你现在有没有空过来一趟,见见你的雇主索克萨尔?”

卧槽。周泽楷一阵紧张,仿佛要去见相亲对象。

他今儿出门飙车穿得特随意,为见面特意准备的人模狗样的衣服还在家里,来不及了。

叶修没听见回答,开始催他,“莫西莫西?”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周泽楷心一横,说,“十分钟。”

4

周泽楷终于见着了神秘的胖头鱼。

他用酷到没朋友的骑车方式一路狂飙到约定地点,叶修领着个人在路口等他,免了周泽楷找人的麻烦。

周泽楷头发被风刮得乱七八糟,仿佛葬爱家族,鼻尖通红,穿的短靴两天没擦,手上提个装了三瓶旺○牛奶的塑料袋,看着可傻了。他把牛奶给两个人分了,假装没看见叶修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

“……谢谢你啊小周。”叶修掂量着牛奶罐子道,“这是你的雇主,索克萨尔。”

周泽楷摸摸鼻子,偷偷打量索克萨尔。

长款卡其色风衣,方格围巾,衬衫领带和西装马甲,跟周泽楷想象的完全不同。在周泽楷看的那些业余的书里,术士会穿繁琐的黑色长袍,袖口一圈金线滚边,大半张脸盖在兜帽下面。

他也没想想这个年代还穿成那样会被当成哪家医院跑出来的。

索克萨尔朝他伸出一只手,微笑道,“你好,我叫喻文州。”
术士长得很合周泽楷的眼缘,很难把本人形象和圆溜溜的头像联系起来。周泽楷账号的头像也圆溜溜的,是只趴在地上的企鹅。

想到这里周泽楷就没了意见,果断握住术士伸来的手,“一枪穿云,周泽楷。”

5

周泽楷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幻想过自己骑着狂霸酷炫拽的摩托在公路上飞驰,后座坐着个抱紧他腰裙角飞扬的妹子。

今年周泽楷二十二岁,正好是当佣兵的第五年,摩托车后座坐着个抱紧他腰围巾飞扬的术士。

这是理想和现实的碰撞。

喻文州一手抱着周泽楷的腰,淡定喝旺○牛奶,再配把剑就活脱脱一个潇洒走天涯的侠客。

周泽楷自己说要送喻文州回家,组织了一路语言,心理活动跟弹幕网站似得嗖嗖嗖,嘴里五个字都没蹦出来,愣是憋红了耳朵尖。

喻文州下车,咔吧把牛奶罐捏扁扔了,回头对周泽楷笑,“谢谢小周送我回家,不介意的话留下来吃个饭吧?”

你是不是想贿赂我,我跟你讲我们要坚持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你以为一顿饭就能收买一枪穿云吗。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雷厉风行把车一锁跟着喻文州蹭上了楼。

6

南北食物差异总是让人打架撕逼。

同样来自三角洲的雇主和佣兵,在口味问题上达成了高度一致,在任务问题上达成了你说东我绝对不往西的高度共识。

其实不往西还可以走南北啊。

7

喻文州也是个懒得出门的主,部分登山装备在○宝上比对完就下单,直接顺风快递送到周泽楷家。

快递到窗口的时候周泽楷在擦他的宝贝左轮,被停在窗口的大鸟给吓得差点开枪。

鸟背上的快递员一边从鸟爪子上拿包裹,一边解释说,“现在普通人竞争太激烈了,转行送联盟的快递工资高。”

这就是你穿得跟霍格沃茨留学生一样的理由吗。

周泽楷默默签了快递,大鸟刷的一下乘风飞远了。

还真是顺风的。

8

喻文州坐在候车大厅等周泽楷,戴着耳机打lovelive,总是在节奏最快的时候漏音,一首歌打了几十遍还不能fc。

喻文州心平气和地吐了口气,准备跟这首歌杠到底。

周泽楷背个硕大的登山包噔噔噔跑过来,拍拍喻文州,探头瞅喻文州的卡组。

……为什么这么多妮可。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周泽楷扔下背包,示意喻文州把手机给他,“我试试。”

“挺难的。”喻文州看了看表说,“小周加油,还有一会儿才检票,不急。”
周泽楷得到鼓励,手指几乎要把屏幕摁出洞来,哐哐哐打得不亦乐乎。

“fc了。”周泽楷把手机还回去,才想起他作为佣兵的康庄大道,“目标?”

喻文州这段时间跟方锐混久了,张口就来:“没有蛀牙。”

周泽楷:“……”

喻文州面不改色接道,“我们要去找一条脾气不太好的龙,我需要龙息来强化一把剑。”

周泽楷问:“不找龙骑士?”

“强化的条件很苛刻,订过契约的龙不行。”

喻文州晃了晃手上的古籍残片,冲周泽楷笑了一下。

那一瞬间四周都像被p图软件虚化过似得淡去了,周泽楷一时间只能想起很久以前看到过的电影台词。

你如同圣诞节的早晨。

周泽楷膝盖上中了一支丘比特的箭。

9

他们俩坐火车后转长途客车再换私人黑车,到达一个只通了一条小公路的山村。

淳朴的村民用拖拉机载了他们一程。

周泽楷坐在拖拉机后面,胃都要给颠出来。

喻文州也没好到哪里去,抖着手指连接卫星定位,荧光投在脸上,乍一看像只惨白的吸血鬼。

他俩挤在拖拉机后头的一点点空间里,腿挨着腿。

10

周泽楷在睡袋里滚来滚去,搞出的动静听起来像刨地的仓鼠。

喻文州翻了个身,脸朝周泽楷,“小周,睡不着?”

周泽楷翻了个身,脸朝喻文州,“嗯。”

“叶修说你是‘倾听者’,能听到什么不同寻常的声音吗?”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回答,“土地,天空,山水。”

他回答的特别简略,喻文州听懂了,“那你现在能听见什么?”

11

周泽楷沉默。

他自小就能听见来自大自然的声音,每座山的声音都不一样。有的山还年轻,于是一口小孩儿的清脆嗓音,有的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几万年,声音醇厚像陈年酒。

它们仗着人听不见,每天都瞎几把说着自己的话。

周泽楷所在城市的那块土地天天说嘿哟嘿哟嘿哟。

周泽楷执行任务去的一座雪山不停打着节拍说咚咚嘿~咚咚嘿~

周泽楷头顶的天空成天对着广阔大地喊啊呜哦啊呜哦——

这要怎么描述。

周泽楷的内心是崩溃的。

12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周泽楷左边脸写着放弃,右边脸写治疗,额头上龙飞凤舞四个大字吃枣药丸。

“……”周泽楷的内心非常挣扎,一下把眼睛瞪成了大小眼。他总不能告诉喻文州说我们脚下这座山在唱黄土高坡,还跑调了。

醒醒,你是座不在黄土高原上的山。

于是周泽楷道:“山说想去北方。”

“感觉很神奇。”喻文州用哄小孩的语气道,“它们大概有很多故事,但现在你该睡觉了,今天我守夜。”

“你睡。”周泽楷爬起来,心说耳边回荡陕北民歌怎么睡得着,“我守,晚安。”

“晚安。”

13

喻文州说的不错,苍空大地山水确实有很多故事。

郊外景区一座存在了几千年的山有一口御姐音,她每天守候日出日落,看了千万个日夜仍然不知厌烦。

周泽楷出任务停留了半个月的那片土地喜欢一个姑娘,他看着姑娘出生,成长,老去,再回归到他的身体里。

这些都只有周泽楷知道。

14

喻文州这个术士,不用魔法定位,也不开传送阵,GPS倒是玩得很溜。

他们花了三天穿越山脉,只碰见一头凶化的小飞龙。说是小飞龙,实际上跟龙一点关系都没有,反而和鸟比较挨边。

周泽楷咔咔组装起狙击枪送它上了西天,尸体上有用的部分被喻文州收起,剩下部分用腐蚀术毁尸灭迹。

中午时分他们到了一处岩洞,喻文州终于摸出了法杖,露出全面戒备的神色。

周泽楷武装到牙齿,一手握一把左轮,去寻那条干掉了许多探查人员的龙。

15

周泽楷看见了那条龙,一时间很懵逼。

“那条龙?”

红龙半个身子趴在岩洞外面晒太阳,睡得像条狗。

喻文州压低声音道:“对,前来探查的情报人员都没再回来过,要小心。”

周泽楷把左轮插回枪带,径直上前拍那条龙,几下没拍醒,跳起来对着龙角就是一巴掌。

“孙翔,起来。”周泽楷说。

喻文州一时间也很懵逼。

16

红龙愤怒地喷了两口火,周泽楷发誓听见了脚下的山说了一句“嗦jio”。

这座山方言很厉害,很强势。

“周泽楷你怎么跑来了?”红龙说,“再打扰我睡觉一尾巴把你抽到西伯利亚去。”

“任务。”周泽楷手指闲不住,去抠红龙的龙鳞,指着喻文州说,“给他两口龙息。”

“凭啥。”红龙拍开周泽楷的手化成人形,一个挺俊的小伙子,白眼翻到后脑勺,“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

17

“人类,你玩不玩阴○师。”孙翔从山洞里扒拉出一部手机,“斗鸡赢了我,我就给你龙息。”

喻文州不愧是喻文州,历经伸转折仍然面不改色,镇定微笑道,“好。”

……那你们都很棒棒哦。

他们脚下的山已经开始哼QQ牛里脊哟,周泽楷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他探头去瞅喻文州的屏幕,SSR的建模金光闪闪,简直闪瞎周泽楷的钛合金狗眼。他又去瞅孙翔的阵容,只一眼就捂住了眼睛。

惨像,已使我目不忍视了。

周泽楷掏出手机加了喻文州好友,抱大佬的大腿。

18

孙翔哼哼唧唧地给了喻文州龙息。

喻文州帮孙翔抽了几次卡,撸出一张SSR。

孙翔立刻不哼唧了,两只眼睛闪闪发亮,恨不得再给喻文州一口龙息,只差抱着喻文州大腿喊欧皇再爱我一次。

周泽楷蹲一边儿数了数子弹,就用了一颗。

这是他做过的最容易的A级任务。

19

回去以后周泽楷就碰不到喻文州了,还有点小失望。

喻文州像只鸟一样从他的天空中飞过,然后就没了踪影。

找周泽楷出任务的人太多了,江波涛加方明华都应付不过来。其中有些不知道是来雇周泽楷的还是想泡周泽楷的。

签团队任务合约的时候,条件都是江波涛和方明华谈,周泽楷负责貌美如花和最后拍板,想要周泽楷舌灿莲花,除非山无棱天地合冬雷震震夏雨雪。

20

缘分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周泽楷被冻成了狗。他哆哆嗦嗦进了家麦当劳取暖,转头瞧见喻文州坐在角落低头玩手机,看起来应该是刀○乱舞。

看来喻文州不光是陪练和阴阳师,还是个审神者。

不知道他的肝痛不痛。

“嗯……中午好。”周泽楷坐到他对面,努力往外挤牙膏,“很久不见。”

“是小周啊,确实很久不见了。”喻文州向周泽楷推了推托盘,示意他一起吃,“我也很想见到小周。”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脑袋里有火山爆发。

21

周泽楷家就在附近,周泽楷执意要请喻文州到自己家吃火锅,于是俩人开着宝可梦试图沿路抓精灵,喻文州分了一半围巾给周泽楷,一块儿摇摇晃晃过大马路。

周泽楷仍未知道为什么他和喻文州为了抢一只蹲在床上的皮卡丘打了一架,还打着打着就擦枪走了个火。

不知道其他术士怎么样,反正喻文州是个近身战五渣,几下被周泽楷撂倒在床上。

皮卡丘谁都没抓着,火锅也没吃上。

但是周泽楷多了个男朋友。

22

黄少天梆梆梆敲周泽楷家门,一边敲一边喊:“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呐!开门呐开门呐开门开门开门呐!”

周泽楷睡眼惺忪地学了一下孙翔的招牌白眼,没成功,又倒下去继续睡。围观了一切的喻文州笑倒在床上,套上衬衫蹬着拖鞋去开门。

黄少天一进门就用五百字的演讲表达自己的震惊,然后冲进卧室谴责周泽楷用一顿火锅把蓝雨队长收买的罪行。

周泽楷眼睛还是闭着的,反手从床头柜里摸出把格洛克,咔嚓拉开保险瞄准黄少天。

黄少天崩溃道:“妈的你拐我队长还不让我说两句,给不给人留活路我告诉你啊你这样在蓝雨是要听我说相声的……”

吃瓜群众喻文州上前把周泽楷枪口一压,低头吧唧亲了周泽楷一口。

刚还嚣张的没睡醒枪王立刻就醒了,由着喻文州把他的脸搓圆又拉开。

黄少天简直没眼看了。

喻文州搞定了周泽楷,去搓黄少天的狗头。

23

黄少天蹭了顿火锅就走了,说要去找一个单身狗共划友谊的小船。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把手机通讯录从上划到下,最终选了联盟女神苏沐橙。他歪着头,意味深长地拖长音哦了一声。

黄少天啪啪啪拍周泽楷肩膀,“搞事,搞事,搞事。”

24

喻文州从原先的住处搬进了周泽楷家,周泽楷有幸见到炼金现场,死的物质再生,旧的材料重组为不符合周泽楷认知的东西。

周泽楷仍听得见材料的尖叫,他用○宝买了副耳塞,就是要看喻文州炼金,黄少天来的时候他也戴耳塞。

25

大街上,周泽楷去牵喻文州的手。

见证他成长的那片土地说,“妈的现充。”

周泽楷趁喻文州不注意使劲儿跺了跺脚。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丫暗恋一只青鸟很久了。久得青鸟都已经死了。

喻文州扭头疑惑道:“怎么了小周,它们说了什么吗?”

“说了。”周泽楷点头道,“说我喜欢你。”

“你如同圣诞节的早晨。”出自《史密斯夫妇》
嗦jio是lo主这儿的方言,辣鸡的意思
没有用到但我就是要说的设定
喻文州头像那条胖胖的鱼是小卢画的
轮回所有人的头像都是企鹅
有条河流总喜欢说咕嘟咕嘟咕嘟救命啊我要淹死了快来条河救我!
喻文州拿龙息是为了强化小卢的重剑,蓝雨分头行事,每人搞定一样材料
周泽楷黄少天是亚洲人,喻文州是欧皇,孙翔是非酋

评论 ( 16 )
热度 ( 138 )

© 月出鸦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