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出鸦藏

溜了溜了明年六月再说

【韩喻】鲸脊(一)

韩喻,原著向,自娱自乐私设如山
过上了在北极叉海豹的生活

韩文清肩上搭着一条毛巾,浑身还散发着刚运动完的热气儿,从联盟安排设备齐全的酒店健身房走出来。大冷天他只穿了一件背心,手上搭件队服外套,看着都冷。

第七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在G市举办,韩文清和张新杰仍然坚持晚上锻炼身体的好习惯。张新杰先动身回房间,韩文清跟张新杰打过招呼转身去酒店的24h自助餐厅。

他只想喝杯饮料——但楼下的酒店内商店关了门。

晚上九点来钟本就不是用餐高峰,更不要提联盟财大气粗地包下了整座酒店。餐厅里空荡荡的,靠落地窗坐着的唯一一人就格外显眼。韩文清往那边看了两眼,蓝色的冬季队服,背后印着剑与诅咒logo,左手戳手机,有一搭没一搭的夹东西吃。

喻文州心有灵犀似得随便回头,一眼瞄到韩文清,就朝他挥手打招呼。韩文清接了果汁坐过去,顺便给喻文州也带了杯,瞥见对方餐盘里杂七杂八的食物,问道:“没吃晚饭?”

“谢谢。”喻文州喝了几口果汁就把玻璃杯推到一边,手机锁屏扔进口袋,“刚送冯主席回了酒店,得空就来稍微吃一点。老韩你来吃夜宵?”

“来喝饮料,便利店没开门。”韩文清简短地解释,拽下搭在肩膀上的毛巾塞进外套口袋,G市的冬天不怎么冷,酒店里暖气开得很足,他仍然没有穿外套的打算。

喻文州裹的很厚,简直能用一个球来形容,跟韩文清对比起来简直一个夏天一个隆冬。喻文州笑:“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是队服外套厚,好处是很防寒,去B市都不怕。”

说着就作势要拉开拉链证明G市好男儿的耐寒程度,最后觉得场景跟老鸨验货似得,还是只拉起袖子给韩文清看了看。

队服果真厚,喻文州里头只穿了衬衫和薄毛衣,最多就加了条方格围巾,愣是能把人衬得圆溜溜的。喻文州手腕上戴了一款风格简约的手表,是那个牌子的最新款,衬得整只手惹眼的要命。

韩文清折中评价道,“你们队服很有特色。”完全体现了整个俱乐部的审美。

喻文州何等精明,把韩文清心里的吐槽猜了个八九成,唇边笑意更深了些,不忙着接话,戳起一只烧麦不紧不慢地吃。他取的小吃花样很多,每样都只有一点点,但都没动两口。

搁在韩文清眼里这事儿就很反常,喻文州在吃这方面胃口简直好得堪比张佳乐,他看了看盘子里,连白斩鸡都没吃完。这下肯定是有问题了。

喻文州这人是个白斩鸡狂热分子,唯有爱和白斩鸡不可辜负,放眼全联盟就他一个敢从韩文清碗里抢白斩鸡,好像韩文清的天赋凶神恶煞技能完全对他免疫,不知道是胆子太大还是对白斩鸡的热爱突破天际。

韩文清抽了抽鼻子问,“你喝酒了?”

喻文州还是笑,带点小惊讶说,“老韩你鼻子不错啊,是被灌了两口。陪冯主席饭局被敬酒肯定少不了的,也不能全挡掉,只好喝一杯意思一下。”

“还要喝酒?”韩文清皱眉,“老冯不拦着?”

“说不定你酒杯一端人家都觉得这杯是断头酒,喝了就要上路,谁敢灌你。”喻文州用筷子戳虾饺,看起来没什么胃口,说完就打了个喷嚏,鼻头红红的。

“……”韩文清想,大概是喻文州有点醉的缘故,说话都不过脑子,嘴炮程度直逼叶修。第一次见着这样的喻文州,他觉得有点新奇。

喻文州连着打了三个喷嚏,跟嚼了炫迈似得,打完吸吸鼻子笑着道歉,“不好意思,可能有点着凉。”

然后又打了个喷嚏。

“……”喻文州面不改色,“可能是我们家队员在想我。”

韩文清仗着手长优势,一伸手直接撩开对方刘海摸上额头,力道很轻,充分证明他是个行动派。喻文州纤长的睫毛扫过他掌心,让人联想到颤动的蝴蝶翅膀。韩文清收回手下结论,“好像发烧了。”

“睡一觉就好。”喻文州也试了试温度,颇不在意,然后仗着几分醉意不怕死地调侃,“差点以为你要一符贴我脑门上。”

“我又不是王杰希。”韩文清拎着外套站起来,扫了一眼喻文州的餐盘,“不想吃就别吃,在这等着。”

霸图队长套上外套就跑走了,只留给蓝雨队长一个狂霸酷炫拽的背影。蓝雨队长原地愣了愣,放下筷子把餐盘推开,一边玩手机一边喝果汁。

韩文清回到餐厅已经快十点,他跑了三条街才找到药店,回来的路上还碰见一堆粉丝围追堵截,得亏他在夜里简直像个收保护费的才能快速脱身。

蓝雨队长还坐在原位,手肘撑在桌上好像在打瞌睡,手机锁屏没暗下去,显示的是朋友圈动态,一条条的都是职业选手聚餐的深夜报社美食,手边玻璃杯见了底。

“醒醒,回去睡。”韩文清把他拍醒,塑料袋往喻文州手里一塞,“药。”

喻文州在困和清醒中间挣扎了两秒,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期间眼神转换复杂得能用几千字来描述。完全清醒后喻文州抬头看韩文清,一弯眼睛勾出个笑,然后给韩文清递餐巾纸,“跑得这么急,等会着凉就是我的错了。谢啦老韩。”

再普通不过的道谢,韩文清觉得听着不太舒服,他做事情又不是图一个谢字。韩文清随手擦了汗,餐巾纸扔进垃圾桶,微沉了脸色,“记得按时吃。”

“好,我记住了。”喻文州看出了韩文清表情的细微变化,于是去掉了话里的感谢词汇,变成了理所当然的承受者。这种事情其实挺麻烦的,接受别人的馈赠就要还,他喻文州何德何能白白接受别人无私的关心。韩文清跟他一起坐电梯,一个上楼一个下楼,喻文州出了电梯笑着回头挥手,附赠一句晚安。

韩文清顿了顿,回了一句晚安。

张新杰看了一眼打开房门的韩文清,没说什么,又转头专心看比赛录像,他永远像一部精准的时钟,就算全明星周末也不能改变他的计划和运行。韩文清洗完澡出来跟张新杰一起研究录像,下周霸图客场打蓝雨。他看着屏幕上银发黑袍衣角飞扬的术士,给喻文州去了条短信,然后张新杰啪地关了灯。

十一点,一秒都不差。

喻文州回蓝雨提了一兜药,黄少天去郑轩宿舍串门刚好回自己宿舍,眼尖瞅见药又是咋咋呼呼一通闹,好不容易收拾安排完刚合眼,床头柜上手机叮咚一响。喻文州摸过手机,短信来自韩文清,一贯简短又清楚的风格。

“按时吃药。”

喻文州才想起来被他遗忘在宿舍桌上的药,动动手指回了一句“好^^”,怎么看怎么像哄小孩的语气,然后真的认命爬出被窝开始折腾热水和药片。

什么时候请老韩吃饭当感谢吧。喻文州咽下退烧药想。

韩文清做事一般都是因为他想做,他是追求本能随心而动的人,想做就做从不想那么多为什么。他挺欣赏喻文州这个带领蓝雨变成相当难缠的对手的人,自然而然就生出几分惜才之心,跑上三条街买药关心一下场上的对手和场下的老友也没什么不合理。

喻文州这人蔫儿坏,刚开始还老老实实叫韩队,熟起来就跟着他们一块儿叫老韩,语气一变还带点儿无赖味道。

偶尔同桌吃饭,喻文州面上端着张四平八稳的无辜笑脸,从韩文清筷子下抢菜毫不含糊,态度之坚决让黄少天都为之侧目,难得只说了三个字噫吁戲,其中包含的情感复杂不是旁人能清楚体会。

喻文州早起收到韩文清的短信,仿佛复制黏贴的四个字,“按时吃药。”

喻文州已经走出房门,看见短信又折回去喝了药,心说这话说得好像我放弃治疗了似得,想了想低头发短信,“晚上全明星结束请你吃饭吧,就当谢谢昨天帮我买药。”

韩文清秒回:“飞机时间赶,先欠着。”

喻文州回:“行呀。^^”

喻文州心情挺好的锁上手机放回口袋,开始挨个敲还在赖床的队员的门。宋晓刚起床没多久也被拉去喊人起床,满脸黑气,撸起袖子对着郑轩的门就是一脚。

郑轩在房间里无奈喊:“我在洗澡呢…等我三分钟啊压力山大…”

宋晓冲躲的远远的众人竖起大拇指,发泄完起床气后容光焕发:“没有什么赖床是踹一脚没法解决的,如果有,就两脚。”

蓝雨作为主场队伍到会场最早,他们落座了有一会儿其他战队才陆续到达,大家呼啦一下都散开各自找人聊天合影,各种颜色的队服凑在一块儿看着特别和谐。场上都是充满火药味的对手,场下是能一块儿聊房价的朋友。

蓝雨微草的队长凑在一块儿相互挤兑,他们俩经常这么你来我往的互损,损着也就习惯了,就跟嘉世和霸图的队长也每天嘴炮差不多。但后者因为有韩文清,所以看起来更像是一言不合就揍人的武侠片画风。

喻文州带工作人员搬了饮料上选手席分发,感受到韩文清投来的目光,就抬头冲他笑了笑,显得很温和。韩文清刚想说点什么,上头楚云秀就把喻文州喊走了。

“文州,帮忙递两瓶喝的,这边太高不方便下去。”

喻文州挑了两瓶牛奶两步跨上去,穿得圆溜溜的,动作却很敏捷,“牛奶对皮肤好。”他笑眯眯地夸坐在一起的两个姑娘,“今天的发型和衣服很衬气质,很好看。”

“文州真会说话呀。”楚云秀和苏沐橙嘻嘻哈哈地谢他,摸出一堆小零食塞进喻文州的队服口袋。

韩文清跟叶秋靠着栏杆例行嘴炮,外套口袋被塞得满满
的喻文州从台阶上蹦下来,边走边发姑娘们给的小零食,摇摇摆摆路过韩文清的时候,给了他和叶秋一人一包糖。

“哟,”叶秋看了一眼糖,“文州这是要晋级成圣诞老人?”

喻文州说:“圣诞老人倒不至于,顶多是代表社区送温暖的村支书。”

叶秋想抽烟,搓了搓手看见贴在嘉世席位上头硕大的禁烟标志,叼了根烟还是忍着没点火,“老韩听见没,给你送温暖来了。”

喻文州乐,“那我得出门买桶油买点米再来。”

“该多送点米,堵住你的嘴。”韩文清说,然后转向喻文州点了点头。

“快开始了,我先撤了。”叶秋摆摆手把糖随便揣口袋里,“来给你们露个脸证明我来过,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韩文清怀疑这家伙只是烟瘾憋不住,找了个借口跑出去抽烟。他问喻文州,“身体好点没?”

“放心,已经好了。”喻文州摸口袋,顺手又给了韩文清一小包瓜子,“下次有机会再请你吃饭吧,先补包瓜子当利息。”

韩文清也没跟他客气,很爽快地收下了小小的利
息,“村支书的温暖普照大地。”

“老韩你可满脸写着你是地主,哪需要村支书送温暖。”

“地主要薅社会主义的羊毛。”

广播里通知全明星周末即将开始,喻文州朝韩文清眨了眨眼睛,眼神里满是调侃笑意,然后动身回蓝雨席位。韩文清一眼镇压下探头探脑想探听八卦的霸图队员,听张新杰再次仔细交代全明星注意事项,那表情活像从画里走出来的——只不过是通缉令上的画。

顶灯骤灭,作为主场队伍和第六赛季的冠军队,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以及他们的操纵者先行登场。

巨大的电子屏幕上亮出剑与诅咒,台上蓝雨正副队并肩站在角色前向观众致意,场地中唯二两束灯光落在他们身上,场馆中瞬间掀起的尖叫一浪高过一浪。

韩文清眯着眼睛看向台上那个聚着光的身影,他和背后的索克萨尔几乎重合,看上去脆弱却坚韧得难以想象,如此耀眼。

韩文清想,哦,他还欠我一顿饭。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78 )

© 月出鸦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