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下水连空

我提刀相伴力挽狂澜

【双华】向春

*两个华山,师徒,微游戏向。

随便讲讲故事。

这个故事是我亲友身上真实发生的。


华山是个很普通的华山剑客,江湖生活平平淡淡,既没有为谁千里赴约,也没有可歌可泣的绝美爱情。他给方思明写过一整匣的信件,最后都压在箱底未寄出。他只是普通而平静的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有三两好友偶尔小聚,也支着小摊卖手搓暗器感叹赚钱真难。


普通的华山某一天捡了个华山徒弟,对方刚刚拜入山门,年轻得很,一双眼睛又清又亮,像初生的小鹿。


徒弟特别招华山喜欢。


华山初入江湖时候也拜过个大佬华山当师父,对方长了一张“练剑以外的事别找我”的六亲不认脸,给钱给石头给装备,发飞鹰永远只有“徒弟加油”四个字不带变,师徒关...

2019-08-12

【少武】鲲歌

*之前半夜和小拨浪鼓交换的点梗,修罗秃x病弱当。


“人本就向死而生。”武当微笑道,“我会死,但你杀不了我。”


他注视着动弹不得的少林,又轻又缓地笑了一阵,剧烈地咳嗽起来。气剑在他身侧飞速环绕,隐约地编织出一张绝杀的网。


武当又道:“你从少林寺下山便做了暗影,从未失手过,如今在一个病秧子武当身上翻了船,很不甘心,想要杀了我,快点继续你接下来的人生。我说得对不对?”


被捆得像个粽子的少林沉默着抬起那双凶戾的眼睛,挣了挣身上纹丝不动的铁索。武当的气剑正稳当地架在他脖颈上,他一挣,脖颈上便压出血痕。


武当凑近了他,嘴唇几乎贴在他耳朵上。


那个武当山上下有名的武当弟子...

2019-07-28

搞了个少武群,随便唠唠嗑的那种,目前群里的人一只手能数过来,不是什么正经地儿瞎扯就完事儿

莫问问就沙雕

群聊号码:805350943

各位太太被屏蔽的豪车什么的尽管往群文件里塞!!!!粮也请随便塞!!!!!嗑!嗑他妈的!!!!

为了让太太看见 悄悄打个tag

2019-06-07

今天逼话很多,随便叨叨

是这样的,我觉得自己写的不好吃,别人写的最好吃。虽然写完很爽,但是回头去嗑自己的文章就索然无味,反而看别的太太产的粮,每一遍都有新感觉。

好几年了我还在为了佛道疯狂心动,怕是这辈子也就这点出息了。

要是每天都可以吃太太们的粮就好了,呜呜

又到了感叹自己不会画画的时间

2019-05-31

【少武】思远道

*少林x武当

*掺着修仙,俩都不是人,某天忽然冒出来的脑洞就搞了个爽,我非常爽。2w3一发完结,有一点长。

*儿童节快乐

零 疯道人

“何以道快哉,腾云三万里。何以酬山水,人间尽笔墨……云霄不可望,仙人空谈杯。风色动,庙堂别……我自逍遥天地间。”

一袭青衣自山道尽头摇晃而来,口中唱着模糊不清的信口胡吣。他手中端一杯酒,又折枯枝,击杯而和。他就这么一步一晃地踏过了覆满青苔的石面,云青欲雨,他如山水画中浓墨重彩一笔,张扬肆意地闯入浅淡山色。

青年随手拆去发簪,任一头青丝在狂烈山风中纷乱摇摆。

他对着云端若隐若现的璀璨电光咧开嘴角:“来啊,我倒要看看,你能劈掉我多少鳞?”...

2019-05-31

流云剑

参加了学校一个比赛,迅速摸了个小故事投稿,发出来除个草吧。


青衫书生摇着折扇讲故事: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神秘的宗门,宗门里有一万个剑客,掌门正在跟大师兄和二师兄讲故事……讲的什么故事呢?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座山……


神秘宗门的大师兄道:师父别说了,我们全宗上下只有三个人,顶多再加一只狗。


书生哈哈大笑,快乐地撸着狗头:徒儿不要那么死板嘛。


书生模样的中年人连剑都不佩,据他说剑术练到一定程度,什么都可以拿来当剑。他当年还拿着锅铲子打败了一帮劫匪……师兄泼冷水道:师父,你明明是当了剑换酒。


书生打着哈哈企图蒙混过关,被他那正经起来六亲不认的大徒弟好一通说教。师弟把狗抢...

2019-05-26

【韩喻】鲸脊(七)

*韩文清x喻文州


这一更完结。



开春已有一段时间,喻文州那条名叫鱼的金毛仍然寄养在韩文清那里。韩文清自个儿成天飞来飞去地打比赛,也没有时间细心照顾,就暂时放在韩家老爹那里照顾着。


好好一条大金毛,生生养得跟藏獒一样威武雄壮,拳打野猫脚踢流浪狗,风生水起地当了小区一霸。


韩文清发来的照片上,韩爸爸站在正和其他狗搏斗的金毛后面,满脸与有荣焉。


喻文州:“……”他忍着笑,放下手机认真复盘。自从那晚他回复韩文清讲要考虑一下,对方便没有再进一步地逼迫,只是保持着微妙又合适的距离,静静等待着。然而喻文州比谁都知道, 韩文清是蛰伏的猛虎,也可以是细嗅蔷薇的虎。不得不讲...

2019-04-13

【少武】旧梦客

*少林x武当

*前情提要人间色。人间色是我脑了个爽的脑洞,这一篇是它的后篇,讲一讲脑洞里的两个人拥有什么样的结局。

*建议配合bgm《大雨将至》食用

完整版有敏感词,戳这里戳这里

 这篇是我写得最用力的一篇,两个骄傲又艳绝的人,在感情来不及消磨殆尽的时候就拥有了结局,所以念念不忘,然而并没有回响。正是因为过于短暂美好,一梦黄粱,才记得够久。
我想,生活在阴暗逼仄地方的人,应当很喜欢塞北那样的广阔天地吧。

 

2019-02-15
1 / 9

© 亭下水连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