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出鸦藏

溜了溜了明年六月再说

【霍游】Some day of my life

啊!!!!!我爱链子!!!链子使我快乐!!
百合大法好,太好吃了,抹嘴(为了吃生贺又把lof下回来,对不起我这就爬下去神隐(土下座

maki不足的姬厨:

*@月出鸦藏 的生贺,生日快乐w
*官方性转梗
*日常短打
*百合相处模式参考自闪了我三年的基友和她的女朋友,感谢她们【来自单身狗的棒读】
*BGM:《Some day of my life》
“诶……你家就你一个人吗?”
霍雅正从鞋柜里给她拿拖鞋,闻言耸了耸肩,道:“我还有好几个弟弟跟我妈住在市中心,他们偶尔会来。至于我,住这里只是为了上学方便。”她把鞋子放在游郝娴脚边,站起身指了指房子内部:“本来会有人过来做饭,因为你今天过来我就给她放了假。...

2017-04-17

【王喻】Pioneer

2017喻文州生贺24H/5H 花式吃鱼用爱蒸煮!

◇王喻,瞎扯向,参考北欧神话较多

◇夹带几句话黄橙与韩叶

◇pioneer意为先锋者


0


“在隆冬,我知道了,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加缪《重返蒂巴萨》


1


黄少天背着他那把一天擦八遍的宝贝剑,步履轻快地在炉子边跳来跳去,仿佛在跳大神。他在禁闭室里蹦哒了一上午,还没有人来偷偷放他出去,证明了事态的严重性。

往常最多半小时,他就能重新回到前线或者去为领袖执行一些秘密任务。整个上午都没人来探望黄少天,只有苏沐橙托人给他添了个烧燃料的暖手炉子。

一般人家连煤炭都点不起,在如今的环境下,探索与采矿都无比...

2017-02-10

【喻翔】紫苏

◇喻文州x孙翔
◇高中架空,有黄橙注意
悄悄地诈个尸,大家元旦快乐,在新的一年里变成更好的人

孙翔跨坐在电动车后座上咳得昏天黑地,只差吐血三口。开学前两天他约人去打球,大夏天头上都能冒蒸汽,用黄少天的话说这叫七窍生烟。熊孩子仗着十来岁倍儿棒的身体打完就去用凉水冲头,回家立刻发烧在床上躺尸一整天。

跟孙翔一块儿打球的隔壁校园扛把子唐昊得知孙翔病了,幸灾乐祸地在QQ上给孙翔刷了好几屏幕的哈哈哈哈哈。

孙翔愤怒地拉黑了唐昊。

开学第一天早餐铺子格外热闹,去买早餐的喻文州还没有出来的迹象。孙翔高一坐在喻文州后头,喻文州骑车上学刚好经过孙翔家门口,就会顺便载孙翔一程。他俩轮流买早餐,今天刚好轮到喻文...

2016-12-31

踩着2016的尾巴来一个总结

lo主也来暗搓搓的总结一下好啦,语无伦次想到哪算哪

2016年我过得很开心,这一年我遇见了很多很好的人。暑假遇见了现在的英语老师,她跟我说舒服是留给死人的,我觉得我会一辈子感谢这位老师,虽然不是公立学校的老师

高二分班的时候我分到了一个很差的班级,我开始是觉得挺挫败,我前面有很多很多分数没有我高的人,他们在所谓重点班享受学校给的最好待遇,放我们在此几乎自生自灭。

但这个班就像野草,自己慢慢的,在没有人打理的情况下长起来了。

高二的班主任非常不负责任,当然我也很感谢这一年让我养成了一些我觉得还挺好的性格,既然有好的地方,那就是在向前走。不过这一年非常孤僻,几乎没怎么和人交谈过,大概就是自...

2016-12-30

【周喻】倾听者

◎摸一个有病的鱼
◎欧欧西,欧欧西,欧欧西
◎脑洞来自于和基友的聊天记录(。

1

周泽楷戳开佣兵和猎人们专用的接任务app刷动态,准备找个高级任务来挣他下半个月的饭钱。

天气刚热起来的时候,周泽楷就不乐意出动了,随便接了几个任务,挣到能养活自己度过夏天的佣金就收了手。他早上去佣兵专用的训练场保持身体素质,然后窝在空调房度过一天里最热的时候,晚上再出门溜达几圈,偶尔被江波涛杜明他们拽出去约个饭,宅得无比惬意。

入秋天气转凉,周泽楷重新充满了接任务的活力,最重要的是他快没生活费用了。

app里刷了几圈都没看到大鱼,周泽楷去私敲君莫笑,言简意赅三个字,没任务。

那头的叶修发了个叼着烟的得意表...

2016-11-27

【王柔】关河(上)

*瞎扯世界观,王杰希x唐柔

*欧欧西慎

*几句话周喻和秀橙打酱油,是HE

为什么一言不合就屏蔽???


飒露紫不断喷着响鼻,显得焦躁不安,它的蹄子在泥泞的土地上划来划去,直到它脚下的土地被刨出一个小坑。年逾古稀的船夫亦在等待,抱着竹篙戴好斗笠,用粗哑的声音问道:“姑娘,可还要等?”

骏马的缰绳握在身材高挑的姑娘手里。她踩在江边泛着湿润青草气息的泥土上,眼神落在延伸得很远的官道尽头,银甲戎装,手里提一杆长枪。姑娘转过脸冲船夫抱歉地笑了笑:“麻烦老人家了,请再等片刻。”

船夫解下腰间酒葫芦润泽干涸嘴唇,摇摇头示意无妨。官道上马蹄哒哒,由远及近。

唐柔笑着放开了飒露紫的缰绳,它立...

2016-11-13

【韩喻】鲸脊(六)

韩喻原著向私设如山
过上了在北极圈叉海豹的日子
再发不出去我要闹了

喻文州在楼下点着了一万响的鞭炮就跑,兔子窜似得,直窜上二楼才听见惊天动地此起彼伏的巨响。灰白色的烟雾在城市中盘旋,绚烂烟花覆盖天穹久久不歇,满城笼在红色的喜庆里。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我们家鞭炮好响!”喻妈妈在楼上探出头喊,“这一年运气肯定超好的!文州回来吃饺子啦!”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里,喻文州笑着扯起嗓子应,“来啦!”

喻妈妈把刚出锅的饺子盛在瓷盘里,配上两碟薄醋才摆上桌。

电视上正播春晚小品,喻妈妈看了十来年也看成了习惯,虽然好看程度一年不比一年,但不看总觉得新年的开头缺了点什么。

“文州新年快乐......

2016-10-20
1 / 6

© 月出鸦藏 | Powered by LOFTER